淡水

    淡水古名滬尾,為河口之意。漢人譯為滬尾,以指海濱捕魚處之末端「滬」字原意為在潮間帶所築以攔魚之竹柵。十七世紀初期,漢人的行跡踏上淡水;隨後在明崇禎元年(西元一六二八年)西班牙人為拓展海權及進行殖民侵略,進而占領淡水,並命名為「卡百多爾 」,淡水河則命名為「契馬諾」,翌年建聖多明峨城(San Domingo,民間稱紅毛城);崇禎十五年,荷蘭人打敗西班牙人成為新的領主,一六六一年鄭成功登陸鹿耳門打敗荷蘭人,使淡水復歸漢人之手。

    咸豐八年(西元一八五八年),中英、中法天津條約明定安平、淡水為通商口岸。次年,因清軍於大沽口炮擊英國換約艦隊,引發第二次英法聯軍東來,與清廷簽訂北京條約(咸豐十年),淡水始正式開港。在同治、光緒年問,淡水成為北台灣第一大港,洋樓林立,其中茶葉為輸出物之大宗。商務最盛時可停泊二千噸級之輪船。

    咸豐十一年(西元一八六一年)英國副領事於淡水辦公開始,洋商便進入淡水。自光緒六年(西元一八八○年),洋商得以合法租借土地。由於華洋雙方生活習慣不同,為便於管理,清朝政府與外國協定設立租界,將洋人居所、教堂、洋行、醫院等集中於租界區。日本據台之後,淡水雖不再為「條約港」,但日本當局仍公告淡水為「港口外僑雜居地」。此後洋人在淡水的茉居地便分散在華人市街的兩頭,即今淡水車站以東及紅毛城、油車口一帶。洋人當時的洋房,許多至今尚存。

    至於淡水鎮由主街道(今中正路)則是於日據時期的昭和四年(西元一九二九年)在市區改正運動中改建成現代的規模。而市區改正運動的緣起,則是由利台灣各地市鎮原本街道狹窄,僅容行人及手推車通行,自汽車於日本統治的明治三十三年(西元一九○○年)引進台灣之後,甚為不便;舊街道又乏排水溝,污水瀦留,不利衛生,因而總督府依「台灣家屋建築規則」進行房屋徵收拆除、拓寞道路等工作。淡水的主街自四公尺拓寬為九公尺,而在道路拓寬之後,路兩旁住戶亦紛紛改建住戶為二層紅磚建築,臨街上面均披上當時流行的昭和式樣,構成今日所謂「淡水老街的主體。」

    但由於淡水為一河口港,因此受淡水河沖積而漸趨淤淺。而基隆之港口形勢優越,光緒十七年(西元一八九一年)後基隆與臺北間鐵路通車,商務更盛。日本殖民台灣之後,日本成為最主要的貿易地,淡水與基隆的地位相互消長,光緒三十年(西元一九○四年),基隆商務超越淡水,日後遂完全取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