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

(少陵)

* 詩作欣賞:

〈兵車行〉

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爺娘妻子走相送,塵埃不見咸陽橋。牽衣頓足攔道哭,哭聲直上干雲霄。道旁過者問行人,行人但云點行頻。或從十五北防河,便至四十西營田。去時里正與裹頭,歸來頭白還戍邊。邊庭流血成海水,武皇開邊意未已。君不聞,漢家山東二百州,千萬落生荊杞。縱有健婦把鋤犁,禾生隴畝無東西。況復秦兵耐苦戰,被驅不異犬與雞。長者雖有問,役夫敢伸恨!且如今年冬,未休關西卒。縣官急索租,租稅從何出?信知生男惡,反是生女好:生女猶得嫁比鄰,生男埋沒隨百草。君不見,青海頭,古來白骨無人收。新鬼煩冤舊鬼哭,天陰雨濕聲啾啾!

 

這是一首反對唐朝黷武戰爭的政冶詩,是杜甫最早反對人民疾苦的作品杜甫在長安目睹送別的悲慘情景寫下了"兵車行"不僅表達戍卒們沉痛哀怨的心情,也表現出傾吐苦衷的急切情態,也揭露了唐玄宗長久以來的窮兵黷武,連年征戰,給人民造成極大的災難。〈兵車行〉是杜甫在安史之亂前的代表作品。

 

〈麗人行〉

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態濃意遠淑且真,肌理細膩骨肉勻。裯羅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銀麒麟。頭上何所有?翠微 葉垂鬢脣。背後何所見? 珠壓腰衱穩稱身。就中雲幕椒房親,賜名大國虢與秦。紫駝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盤行素鱗。犀箸厭飫久未下,鑾刀縷切空紛綸。黃門飛鞚不動塵,御廚絡繹送八珍。簫鼓哀吟感鬼神,賓從雜遝實要津。後來鞍馬何逡巡,當軒下馬入錦茵。楊花雪落覆白蘋,青鳥飛去銜紅巾。炙手可熱勢絕倫,慎莫近前丞相嗔。

 

前十句泛寫遊春仕女的體態之美與服飾之盛。中間十句描寫宴的豪華及楊氏姊妹所得的寵幸。最後六句寫楊國忠的驕橫。天寶十一載(七五二)三月三日,楊家兄妹在長安城南曲江祓禊遊宴,杜甫寫下了"麗人行"寫出了對楊國忠兄妹驕縱荒淫的生活的嘲諷,也曲折地反映了唐玄宗的昏庸和時政的腐敗。為了補充兵源,官府到處抓人,百性們家破人亡,怨聲載道。雖然表面上在罵漢武帝,但斥責的卻正是楊國忠之類。〈麗人行〉也是杜甫在安史之亂前的代表作品。

 

〈哀江頭〉

少陵野老吞聲哭,春日潛行曲江曲。江頭宮殿鎖千門,細柳新蒲為誰綠?憶昔霓旌下南苑,苑中萬物生顏色。昭陽殿裡第一人,同輦隨君侍君側。輦前才人帶弓箭,白馬嚼嚙黃金勒。翻身向天仰射雲,一笑正墜雙飛翼。明眸皓齒乞何在?血污游魂歸不得。清東流劍閣深,去住彼此無消息。人生有情淚沾臆,江水江花豈終極?黃昏胡騎塵滿城,欲往城南望城北。

 

首句即說出心情,第二句潛行,反映其愛國之情,靜靜來憑弔故宮。只見宮門深鎖,草木自碧,人跡罕見,無人欣賞。憶昔八句寫楊貴妃與才人射獵,一笑句點出貴妃的靈巧與嫵媚。明眸四句,歎息安史亂起,貴妃自盡,玄宗入蜀,二人陰陽相隔,也揭開唐朝衰落的序幕。人生有情,而江水依舊,詩人以胡人巡城,只得離開;可是心情沈重,竟走錯方向。〈哀江頭〉是杜甫在安史之亂時期的代表作品。

 

〈春望〉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

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

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

 

此憂覓傷春而作也。上四,春望之景,觀物傷懷。下四,春望之情,遭亂思家。趙汸曰:烽火句,應感時。家書句,應恨別。但下句又因上句而生。髮白更短,愁亂思家所致。身處淪陷的郭城,詩人杜甫只能感到深深的悲哀。他懷念家人,又記掛著國事,只覺得春天也變的黯淡無光。〈春望〉也是杜甫在安史之亂時期的代表作品。

 

* 長安(少陵)地理:

 

長安(今陜西省西安市)、少陵(今陜西省西安市旁南郊少陵地處陝西省關中平原偏南地區,北部爲沖積平原,南部爲剝蝕山地。大體地勢是東南高,西北與西南低,呈一簸箕狀。

  西安,古稱長安,又曾稱西都、西京、大興城、京兆城、奉元城等,是中國歷史上建都朝代最多、歷時最久的城市。從奴隸制臻于鼎盛的西周,到封建社會達到巔峰狀態的唐王朝,先後有西周、秦、西漢、新、西晋(湣帝)、前趙、前秦、後秦、西魏、北周、隋、唐等12個王朝在這堳堻ㄨF1100餘年之久。又曾爲赤眉、綠林、大齊(黃巢)、大順(李自成)等農民起義政權的都城。自公元前約11世紀至公元9世紀末,西安曾長期是古代中國的政治、經濟與文化中心,幷歷來爲地方行政機關----州、郡、府、路、省和長安、咸寧兩縣的治所。在多數朝代,西安屬于郡、府級建制-京兆府(郡)轄區,元代改京兆爲安西路(後改奉元路),明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廢奉元路設西安府,西安即由此而得名。

  西安旅游資源極爲豐富。全市現有市級以上重點文物保護單位98處,還有縣級保護單位160多處。古遺址、古陵墓4000多處,出土文物12萬件,其中許多是國內僅有,世界罕見的稀世之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