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撰寫:淑梅

康橋(Cambridge,今通譯為劍橋),是英國著名的劍橋大學所在地。提到康橋,就會讓人聯想到徐志摩,192010月-19228月,徐志摩為了追隨羅素而來到此地,這段時期是徐志摩人生的轉折點,他曾說

:「我的眼是康橋教我睜的,我的求知欲是康橋給我撥動的,我的自我意識是康橋給我胚胎的。」康河的微風、綠波喚醒了詩人的性靈,激起詩人的詩情,這裡不是孕育他的祖國,這裡是啟迪他的精神故鄉,是他永遠眷戀、難捨之地。

 

康橋再會吧》寫於1922年8月10日


「康橋!山中有黃金,天上有明星,                     「難忘屏繡康河的垂柳婆娑,

人生至寶是情愛交感,即使                                     婀娜的克萊亞,碩美的校友居;

山中金盡,天上星散,同情還                                 --但我如何能盡數,總之此地

永遠是宇宙不盡的黃金,                                         人天妙合,雖微如寸芥殘垣,

不昧的明星」                                                             亦不乏純美精神,流貫其間」

 


 

《康橋再會吧》是徐志摩將離開英國,在返國前夕,以此詩表達其對康橋的依戀之情。康橋重塑了這位年輕詩人,讓他自由地感受生命之美善、體悟人生之至寶,並將此視為人生永恆不變的信仰,他不斷追求這單純信仰,且強烈表達他對愛與美的關注與讚頌。康橋,是詩人精神之發軔。這首徐志摩的早期詩作,深刻地記錄著康橋對他深遠的影響,雖然此詩不如後期詩作之圓融、流暢,但詩人對康橋熱切、真摯的情感卻表露無遺。

 

《我所知道的康橋》寫於1926年1月15日

「康橋的靈性全在一條河上;康河,我敢說是全世界最秀麗的一條水。」

                            

徐志摩以靈性的筆,在字裡行間勾勒出自然寫意的康河風景圖。康河神秘的層境,依序堆疊、渲染,水聲、晚鐘聲、倦牛芻草聲,疊而不重;星光、波光,上下輝映,此景淡泊悠遠,且平添了一抹神秘色彩。

 

                                     

 

詩人以文字帶領我們進入他所沉溺的康河、他情感的源頭。我們隨著詩人的浪漫情懷來到了籠罩著神秘氛圍的康橋,以及那在他筆下讓人不由得心嚮往之的康河,藉著他的筆,穿越時空跌入徐志摩所營造的物我合一、天人妙合的神境。

 

 

 

 

 

 


「假如你站在王家學院橋邊的那棵大椈樹蔭下眺望,

右側面,隔著一大方淺草坪,是我們的校友居,……

它那蒼白的石壁上,春夏間滿綴著艷色的薔薇在和風中搖顫,

更移左是那教堂,森林似的尖閣不可挽的永遠直指著天空……

 

 

        詩人沒有刻意地描繪康橋旁的學院建築,他所營造的不是精雕細琢的寫實圖,而是意境悠遠,想像

空間無窮的國畫。遙想志摩那時置身其中,時常漫步其間,或者偶至老椈樹下遠望康河,靜靜沉思,而今詩

人已遠離,老椈樹依舊還在,豐盛茂密的枝葉,顯現出其旺盛的生命力,也記錄著詩人對自由、愛情、生命

的熱烈情感。

 

                                                                          「它只是怯伶伶的一座三環洞的小橋,它那橋洞間

                                                                              也只掩映著細紋的波粼與婆娑的樹影,它那橋上

                                                                              櫛比的小穿欄嶼欄節頂上雙雙的白石球,也只是

                                                                              村姑子頭上不誇張的香草與野花一類的裝飾」

 

 

 

        克萊亞的三環洞橋是康河上最古老且最美的一座橋,徐志摩擅長以浪漫、華美的言詞來描摹,極具

古代詩詞中「詩眼」的精神。「怯伶伶」看似與建築絲毫關聯,甚至略顯突兀的用詞,卻奇異地引發了我們

對此地的想像力,一座平凡古樸的小橋,被徐志摩賦予了嬌羞、玲瓏的風情,這是他所擅長的文字魔法,總

是如此別出心裁、耐人尋味。

 

        古人說:「花好在顏色,顏色人可效;花妙在精神,精神在莫造。」景物的精神透過徐志摩的眼睛、

情感、文字,傳達給讀者,這是詩人獨具的審美眼光,以及他對此景的感情,而此精神唯有投入了真情才能

確切表達,我們怎能不用心感受呢?

 

徐志摩的這篇散文之所以膾炙人口,除了它佈局巧妙、文辭優美外,特別的是此文的藝術形式,文中每個不同景緻的描述,都像一一幅運用不同技法的圖畫,隨著文字的鋪陳,呈現在眼前的,也許是筆墨清淡的素描,也許是色彩濃艷的油畫;或者是意境悠遠的國畫,徐志摩散文既像詩又像畫,有著詩歌的韻律與節奏,亦有圖畫的色彩與線條。當然最重要的是--它被賦予了生命,因為作者注入了真摯的情感,讓語言豐富且多彩多姿,詩文被賦予了生命而得以永垂不朽。

 

那一年,康橋因遇見了徐志摩而得以記錄下它美麗的面貌,亙古流傳。

 

《再別康橋》寫於1928年11月6日

 

 

 

 

 

 

 


「輕輕的我走了,                  「軟泥上的青荇,

正如我輕輕的來;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我輕輕的招手,                      在康河的柔波裡,

作別西天的雲彩。                  我甘心作一條水草。

 

那河畔的金柳,                      那樹蔭下的一潭,

是夕陽中的新娘;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波光裡的艷影,                      揉碎在浮藻間,

在我心蕩漾。」                      沉澱著彩虹似的夢。」

 

 

 

 

 


                                                                  

 

 

           

「尋夢?撐一支長篙,                「悄悄的我走了,

向青草更青處漫溯                        正如我悄悄的來;

滿載一船星輝,                            我揮一揮衣袖,

在星輝班欄裡放歌,                    不帶走一片雲彩。」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別離的笙簫;

夏蟲也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這首《再別康橋》是徐志摩最著名的詩作之一。1928年,徐志摩重遊舊地,勾起他無限的懷思,在歸途的海上吟詠而成的。

 

        這趟旅程勾起詩人的回憶:那一年,因為康橋他學會讓心自由飛翔;那一年,因為康橋他寧可化作水草沉溺其中。康河,這條綠波閃閃的河,是徐志摩創作的泉源,亦是其馳騁文思的版圖。

 

「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詩人的跫音輕輕響起,他再一次駐足於康橋,康橋的一景一物都讓他眷戀難捨,盼望能沉溺於康河的柔波,但,他已無法恣意輕狂,千言萬語,千情萬緒,頓時化為一片沉默,沉默已道盡一切「夏蟲也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橋」,這堨峊|周景物來襯托出內在的情緒翻騰,十分悲愴,詩人將載著滿船星輝悄悄地向康橋告別。「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詩人瀟灑地來,又瀟灑地走了,什麼都不帶走,一如他對生命的灑脫。

 

綜觀全詩,可以了解徐志摩的確是一個具有獨特風格的詩人,他注重形象的創造,不以抽象的語言去說明些什麼,而喜歡把情、理、境統一在一起,通過感人的意境創造以表達自己深沉的意蘊。在詩裡,無處不存在著詩人的自我,他讓你看到的不僅是客觀的自然美景,還有閃露其間的主觀內在的心境。

 

      「一個曾經有單純信仰的流入懷疑的頹廢。」這是徐志摩對自己心境的陳述。他的單純信仰是康橋給的,成為他不斷追求且渴望能實現的人生目標,只是人生亦如同康河的蜿蜒曲折,所以浪漫的康橋永遠只是他的精神皈依,縱使有再多的不捨,只能留下不能帶走,唯有將此情訴諸文字,讓文字紀錄下詩人尋夢的跫音。

 

 

巴黎    西湖    佛羅倫斯    遇見志摩